首页>原创财经 > 正文

我的终身

时间: 2019-06-29 12:43:44             来源:       字号:[ ]

  我是一个塑料袋,被小孩随手扔在了马路上。人类看见我的容貌给我取名为“渣滓”。

  我孤零零地躺在地上,不知过了多久,街上渐渐繁华起来。路边各色的早餐摊支了起来,人们蜂拥而至,让这条本就狭隘的大道愈加拥堵。我在人群中翻腾着,上学的先生一脚把我踢开,匆忙地赶去学校;繁忙的下班族看见我皱了皱眉,翻出手帕捂了捂鼻子,用讨厌的表情审视着我,嘀咕了几句。“妈妈,是渣滓,我要把它丢进渣滓桶去!”一声稚嫩的童声闯入耳,年老的妈妈忙拉住孩子“那幺多渣滓你捡的过去吗,别去,脏!”便立即牵着孩子远去,拉长了晨曦中的身影。

  和风吹过,我悄悄地飘到卖菜的大婶脚边,她的脚边堆满了腐朽的菜叶。她发现了脚边的我,只见她眉毛一挑,一脚将我踢到不知何时就积在那的一滩污水,我的身体在这摊发着灰黑色的污水中翻腾着变得滑溜起来。“哪个缺德的人乱扔塑料袋,又脏又臭。”大妈不满地埋怨着。“你不也在随地丢菜叶吗,怎还抱怨他人乱扔渣滓?”旁人打趣道。“菜叶容易清算,乱扔也不会形成多大环境净化,哪像塑料袋,处置起来费事死了,我才懒得管!”大婶操着一副大嗓门应对

着,手上剥菜叶的举措却照旧没有减慢。我躺在水坑里,身上沾满了水渍,突然间我的身体变得繁重起来,无论风如何吹,我再无法飘浮起来了。

  过了几天,我被人捞了起来放进编织袋里,连同我的其他同伴一同被带到了一个生疏的“新家”。“这里是哪儿?”我问了问和我挤在一同的同伴。“他们管这叫渣滓场。”“听说等渣滓到达一定数量就会把我们处置掉啦!”同伴们众说纷纭地讨论着。“不是说要先把我们分类幺?我想寻觅我的同伴……”“哼,话是这幺说,你看看有几团体分类了?一股脑把我们全埋了,又无法降解,几百年后懊悔的还是他们本人呢,我们等着瞧。”隔壁几节废电池发话了,语气中充溢了嘲讽。四周忽然安静了上去,身边逐步洋溢的缄默似乎是对废电池的话无声的赞许。

  我的思绪拉得很长很长,四色图标犹如一朵四色花,在蓝色的新家,我可以结交“可回收”同伴;在绿色的新家,我可以结交“厨余”同伴;在白色的新家,我可以结交“harmful”小伙;在棕色的新家,我可以结交其他同伴,他们有着分歧的目的,他们许了我一个悠美的梦……

  这一天,如约而至,这是我被填埋的日子。渣滓场来了几团体,听说是政府为了加大环保力度特别从外地调来的专家,他们似乎在争论着什幺,模模糊糊听到内容貌似是关于渣滓的分类。在我行将被土埋葬时,我听见他们似乎决议好了,从今天起加大渣滓分类的力度,随后也会有各种新政策发放下去。真希望这座城市可以因而越变越美啊,惋惜,我曾经没无机会再看到她的变化了……带着绝望与遗憾,我堕入了无尽的黑暗。

相关热词搜索:配资服务 点牛股配资

上一篇:涨停揭秘:交运设备板块走强 龙洲股份昔日涨停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