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三板 > 正文

荆州刘表失荆州,银行岂能再蹈覆辙失数据?

时间: 2019-04-10 14:51:38             来源:       字号:[ ]

  有银行在做荆州刘表

  刘表,据史书记载,东汉末年名士,汉末群雄之一,远交袁绍,近结张绣,内纳刘备,据地数千里,带甲十余万,称雄荆江,先杀孙坚,后又常抗曹操,是个人物。不过,此人的缺点也十分明显,最终成为“失荆州”的“药引子”。

  《三国志·董二袁刘传》中评价刘表和袁绍说,“表跨蹈汉南,绍鹰扬河朔,然皆外宽内忌,好谋无决,有才而不能用,闻善而不能纳,废嫡立庶,舍礼崇爱,至于后嗣颠蹙,社稷倾覆,非不幸也。”

  后来厦门大学易中天在《百家讲坛》中评价刘表时引述为,“外宽内忌,好谋无决,刘表之失也。”

  外宽内忌是什幺意思呢?就是外表看上去宽容忍让,像个好人,内心却猜忌戒备,本质上还是个小心眼儿的人。

  有人和小编说,银行就不是刘表。你看,好多银行都在提开放银行,提供接口,开放数据,所以银行不会“失荆州”。

  但小编看到的是,有相当一部分银行并不具备开放银行的资格,甚至姿势都摆不对,他们的“荆州”早就丢了。因为他们也有外宽内忌的毛病,都是看上去开放,实则内心狭窄。

  他们是在做刘表。

  我们可以从银行的大数据作业和跨部门协同中看出问题来。

  带甲十余万的银行再蹈覆辙失荆州?

  荆州古城

  我们都知道,银行做开放银行是要将自己的金融服务能力对外进行输出。而要做到这一步就需要将相关数据对外进行输送和交互,但要命的是,银行内部的数据并不统一。因为银行内部的不开放导致很多行动步调并不一致。

  有人开始和小编较真,小编你胡说,银行的工作都是标准化生产,标准化作业,统一着装,微笑礼仪都是要做培训的,岗位专业都是过关的,人才选拔也是层层筛选的。人员素质没得说,作业操守那是其他行业很难比拼的。

  但小编还是要说,就大数据而言,这些都只是表面功夫……

  任你荆州带甲十余万,在真正的开放银行面前都是要“樯橹灰飞烟灭”的。

  此话怎讲?

  上周,小编和某银行工作人员聊起银行统一线上化业务的问题。他说,就这个事情而言,银行内部其实有个很大的问题,信用卡也好,房贷也罢,打交道的都是某家银行,对客户好像没啥影响,但银行内部,你要推动一个跨部门的事情,搞定其他部门比搞定客户还难。如果一个事情的线上流程跨度超过三个部门,那就做好黄了或者拖一年的准备。

  怎幺样,你是不是有同感?

  咱们再说个上周的事儿。

  4月4号,广发银行网络金融部总经理关铁军在参加由中国金融认证中心联合近百家成员银行共同举办的“银行线上运营新攻略交流分享会暨中国电子银行联合宣传年2019开年论坛”上接受媒体采访时就曾表示,“有些银行主体单位之间的数据名称、数据口径不一致,数据杂乱分散,很难对用户进行精准和归类画像。”

  这就让数据的利用价值大打折扣。

  银行的数据观若不做根本性的改变,那幺银行这些再大的大数据迟早是要被丢到的。

  你的银行缺一位曹孟德?

  银行内部虽然有统一管理,标准化作业,但跨部门的门槛实在太高,大家都顶着同一个银行的名号,却在上演一幕又一幕的兄弟阋墙的大小戏份。

  银行要做好开放,首先是要做到对内开放,让内部活泛起来,让内部在跨部门协作,数据标准,使用规范上统一,这样再向外开放自己,才有了对抗市场的实力,不然,一般散沙,投入多少兵力都要折在荆江里。

  有人对小编说,内部统一?重构银行系统?坐地另起高楼平台?如果没有顶层设计,高层强力且持续地推动,在银行那里,这简直就是个笑话。

  是啊,没有铁腕治理,谁愿意改掉自己部门的数据运行规则呢?毕竟那些都是花了时间和资源堆起来的,你说换就换了?岂有此理!

  但现在的数据问题暴露得已经足够严重,而且部门之间的数据协同将直接影响未来的开放银行战略。

  怎幺办?请一位曹孟德来吧。陈寿在《三国志》中评曹操说其人“抑可谓非常之人,超世之杰矣。”

  有问题就解决问题,而不是回避问题,不然,我们就只能等着别人来收拾我们的问题,那时候,荆州就易主了。

  好在,银行圈里已经有高层意识到大数据大而不统的问题。在他们看来,数据的分散、部门的不协同,让数据使用变成一场场的数据战争,内部进入数据战国时代。银行内部数据大一统的时代就要来了,银行的大数据护城河也将越拓越宽!

  再说个事儿吧。

  《》曾于2006年8月10日写过这样一个故事:

  “日俄战争前夕,日本海战名将东乡平八郎赴俄国进行军事访问。在参观俄国某部军营时,他发现俄军士兵竟然把衣服晾晒在了炮管上,他走到火炮前随手摸了一下炮膛,发现里面已是锈迹斑斑,由此他推想,如果此时发动战争胜算较大。回国后,东乡平八郎立即向明治天皇表明了想法。不久,日俄战争爆发,日本大获全胜。”

  其实,东乡平八郎的判断是,有锈,可打。而“炮管有锈”暴露的是俄军内部的问题,军纪涣散,毫无斗志,因为“武器是军人的第二生命”,一个对武器没有保养习惯的军人战斗力明显是不行的。日军来解决俄军问题时,就是俄军兵败之日。

  后话

  那位银行的工作人员和小编说,其实,看完各家银行的年报,你会发现,干得牛X肯定是有原因的。天才有,但是说平均聪明程度,谁比谁也不会差太多。

  他还说,交易替代率只是电子银行时代节约成本的思路,网络金融时代看的还是覆盖率和活跃率,而且别弄什幺交易笔数的活跃率糊弄人,老老实实学招行看MAU,极端点看DAU。

  他这是要在数据考核上向自己开刀的节奏了。

  补一句,正史《三国志》记载关羽刮骨疗毒的事是有的,不过给他刮骨的医生不是《三国演义》里的那个华佗。

相关热词搜索:银行 数据

上一篇:华信新材(300717.SZ)一季度纯利预增5%至20% 下一篇:新雷能一季度净利预增超6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