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理财规划 > 正文

地方政局财政吃紧,税那边去了?

时间: 2019-03-29 13:39:09             来源:       字号:[ ]

  第一,财政控管首重节流,由于各县市政局首长皆为民选,我们看到有些首长为了选票撒钱拚绩效,盖蚊子馆,加码老人年金等等,不少县市长上任后大兴土木,结果一堆建设沦为“蚊子馆”,少者造价千万、多者数十亿,白白浪费公帑。最恶名昭彰的是前苗栗县刘政鸿县长,在位时大兴土木建蚊子馆,办灯会、烟火、演唱会等重大活动、社会福利不手软。最有名的是花4000 万元盖“马英九奋斗馆”,后又名为“马家庄农业推广教育中心”,为了这个馆,花 1.7 万国民币拓宽通霄镇马家庄的联外道路。据调查各县市蚊子馆达一百多处,总兴建经费即高达二百廿一万国民币,严重浪费公帑。
  笔者认为当前台湾财政最大的问题是浪费,无法节流,虽然每年超征,五年来超征6000亿,但无论是中央政局或地方政局却年年喊穷,浪费是最大的问题,钜额的超征代表政局财政精算有问题,税收估算没有做好,没有准确的统计数字,没有严谨的稽核过程,以及没有严格的遵守法律,做欠好这些就不许能有好的财政纪律,如果不在财政纪律严格把关与管控的话,无论财政如何开源,皆无法让财政止漏,台湾迟早会被投机的政客使用各种讨好选民的支票掏空。
  当年前总统马英九亲自走访马家庄农业推广中心,前县长刘政鸿陪同。(总统府)
  在财政上没有整体计划与财政精算,不管钱有没有花在刀口上,只需让选民看达到宣传效果,撒币绑桩,全无财政控管,难怪有些县市财政几乎到了破产的困境。节流看不到,以故乡税来讲,要将所得税指定比例给地方政局,在税款上加加减减做数学问题,有点画蛇添足,而民众捐献,更不许行,政局自己不把财政管控好,老做一些好大喜功的建设与浪费,反而要向民众募款,无异是缘木求鱼,不切实际的做法。
  第一,财政控管首重节流,由于各县市政局首长皆为民选,我们看到有些首长为了选票撒钱拚绩效,盖蚊子馆,加码老人年金等等,不少县市长上任后大兴土木,结果一堆建设沦为“蚊子馆”,少者造价千万、多者数十亿,白白浪费公帑。最恶名昭彰的是前苗栗县刘政鸿县长,在位时大兴土木建蚊子馆,办灯会、烟火、演唱会等重大活动、社会福利不手软。最有名的是花4000 万元盖“马英九奋斗馆”,后又名为“马家庄农业推广教育中心”,为了这个馆,花 1.7 万国民币拓宽通霄镇马家庄的联外道路。据调查各县市蚊子馆达一百多处,总兴建经费即高达二百廿一万国民币,严重浪费公帑。
  民进党立委刘棹豪提出“财政收支划分法第八条修正草案”,参考日本“故乡税”,允许所得税纳税义务人在应纳税额百分之十范围内,指定归缴予特定地方自治团体,以助财政困难县市谋求新机。为解决地方财政窘困问题,另外也有人提出地方政局可以向民众发起捐献活动,以救济自己城市的财政。笔者认为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地方财政困难必须溯本清源,必须找出病根,从根本上解决。
  *作者为硕士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中美商业战不完美协议,最快4月有初步结果 下一篇:以后台湾财政最大的问题是浪费,无法节省,虽然每年超征